長江商報 > 齊魯銀行信用減值損失15億拖累業績   不良貸款21.5億近六成來自異地分行

齊魯銀行信用減值損失15億拖累業績   不良貸款21.5億近六成來自異地分行

2019-12-23 07:02:56 來源: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記者 徐佳

    在近期兩只銀行新股相繼破發的情況下,新三板“盈利王”齊魯銀行股份有限公司(簡稱“齊魯銀行”,832666.OC)能否成功登陸A股市場,成為市場焦點。

    日前齊魯銀行招股書預披露更新。該行擬在上交所主板上市,公開發行股票數量為發行后總股本的10%至25%之間。募集資金將用于補充該行核心一級資本,提高資本充足率。

    長江商報記者注意到,以利息凈收入為最主要利潤來源的齊魯銀行,近年來隨著生息資產規模擴大,其利息收入持續增長,帶動該行營收規模擴大。

    與此同時,加大資產減值損失計提力度,使得齊魯銀行近兩年業績增速放緩。在2016年和2017年連續兩年業績增速超20%的情況下,去年該行扣非凈利潤增長出現停滯。今年前三季度,齊魯銀行信用減值損失達到15.29億元,同比增長27%,占該行利潤總額的比例提升至72.57%。

    特別需要注意的是,在上述影響下,齊魯銀行資產質量逐漸趨于穩定,但異地業務信貸質量堪憂。截至今年上半年末,除濟南地區之外,齊魯銀行不良貸款余額21.49億,異地分行不良貸款余額12.1億,占該行不良貸款的比例為56.61%。其中,該行在天津地區和聊城地區的不良率已分別高達3.55%、5.18%。

    新世紀出具的評級報告指出,齊魯銀行對異地業務的風險管控能力較為薄弱,隨著市外分行和省外村鎮銀行的增加,該行信貸資產管理壓力有所加大。同時,該行非標及其他投資規模持續上升,在金融市場風險事件頻發的背景下,該行投資風險管理能力將持續面臨挑戰。

    上周五晚,齊魯銀行向長江商報記者表示,“區域經濟影響使得部分企業自身償債能力發生變化。本行會充分發揮各區域比較優勢,因地制宜地選擇重點支持的區域、產業或項目,合理引導信貸資產投向,實現對信貸資源的合理配置!

    營收超八成來自利息凈收入

    公開資料顯示,齊魯銀行是在濟南市原17家城信社的基礎上,由濟南市財政局、濟南鋼鐵集團總公司、濟南啤酒集團等于1996年發起設立組建而成,是全國首批、山東省首家成立的城商行。剛設立時,齊魯銀行的名稱為“濟南城市合作銀行”,直至2009年才更為現名。

    2004年,齊魯銀行曾引入澳洲聯邦銀行入股,成為山東省首家、全國第四家與外資銀行實現戰略合作的城商行。2015年6月末,齊魯銀行在新三板掛牌。

    作為新三板的“盈利王”,齊魯銀行凈利潤規模早在2017年就已突破20億元,但近兩年業績增速已有放緩。

    財務數據顯示,2016年至2018年,齊魯銀行分別實現營業收入51.54億、54.26億、64.02億,同比增長21.79%、5.27%、18%;歸屬于掛牌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簡稱“凈利潤”)分別為16.42億、20.15億、21.52億,同比增長38.33%、22.71%、6.83%;歸屬于掛牌公司股東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的凈利潤(簡稱“扣非凈利潤”)分別為16.2億、19.95億、19.56億,同比增長40.33%、23.19%、-1.94%。

    在去年扣非凈利增長已經停滯的情況下,今年前三季度,齊魯銀行實現營業收入、凈利潤和扣非凈利潤分別為52.86億、16.85億、16.07億,同比增長16.55%、9.51%、8.91%。相較于此前超過20%的增速,去年以來齊魯銀行業績增長明顯放緩。

    與大多數商業銀行相同,利息凈收入為齊魯銀行最主要的利潤來源。招股書顯示,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齊魯銀行分別實現利息凈收入44.57億、48.35億、55.93億、27.7億,占當期營收的比例分別為86.47%、89.1%、87.37%、80.42%。隨著生息資產規模的持續擴大,齊魯銀行利息凈收入保持穩定增長。

    但受到利率市場化和行業競爭影響,齊魯銀行凈息差也出現波動。各報告期內,該行凈利差分別為2.44%、2.05%、2.07%、2.09%,同期凈息差則分別為2.6%、2.23%、2.27%、2.18%,整體均呈現下降趨勢。

    與此同時,在利潤結構較為單一的情況下,齊魯銀行中間業務收入下降明顯,投資收益規模出現大幅提升。

    招股書顯示,各報告期內,齊魯銀行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分別為5.08億、4.72億、3.65億、2.56億,占當期營收的比例分別為9.86%、8.7%、5.7%、7.43%,該行稱主要系委托及代理業務手續費收入下降。

    而同期,齊魯銀行投資收益分別為1.36億、0.59億、0.51億、2.74億。其中,今年以來該行實施新金融工具準則,部分資產劃入交易性金融資產核算,該部分資產產生的投資收益金額較大。

    需要注意的是,在營收規模持續擴大的情況下,加大資產減值損失計提在一定程度上壓縮了齊魯銀行的利潤空間。各報告期內,該行資產減值損失分別為14.7億、13.12億、17.7億、9.83億,占該行利潤總額的比例分別為74.4%、55.43%、69.14%、69.23%。

    三季報顯示,在實施新金融工具準則后,今年前三季度,齊魯銀行信用減值損失達到15.29億元,較上年同期的12.04億元增長27%,占該行利潤總額的比例提升至72.57%。其中,該行第三季度信用減值損失達到5.46億元,而該季度齊魯銀行利潤總額為6.88億元。

    對此,齊魯銀行方面向長江商報記者表示,報告期內,本行資產減值損失呈現一定波動,主要原因系采取較為審慎的減值準備計提政策,結合資產質量狀況,相應計提資產減值損失。

    證券投資類資產占總資產40.85%

    作為齊魯銀行最主要的利潤來源,利息凈收入的增長離不開該行生息資產規模的擴張。

    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末,齊魯銀行資產總額分別為2071.68億元、2362.95億元、2657.37億元、2830.86億元。

    長江商報記者注意到,由于證券投資類資產占比僅次于發放貸款和墊款,齊魯銀行證券投資利息收入也成為該行利息收入的重要組成部分。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末,齊魯銀行發放貸款和墊款及證券投資等兩類資產在生息資產中的比例由84.79%提升至88.54%。其中,發放貸款和墊款占比由45.06%提升至49.3%,證券投資占比穩定在39%左右。

    截至今年上半年末,齊魯銀行發放貸款和墊款凈額為1285.93億元,包括交易性金融資產、債券投資、其他債權投資、其他權益工具投資在內的證券投資類資產合計為1156.33億元,占資產總額的比例分別為45.43%、40.85%。

    在此影響下,各報告期內,齊魯銀行證券投資利息收入分別為30.39億、39.65億、46.16億、20.91億,占當期利息收入總額的比例分別為39.44%、41.3%、36.74%。從此部分資產的收益率來看,各報告期內齊魯銀行證券投資平均收益率分別為4.47%、4.39%、4.39%、4.2%。其中自2017年開始,該行證券投資平均收益率就已低于可比上市銀行平均值4.43%、4.54%、4.26%。

    目前,齊魯銀行的投資以國債、地方政府債、商業銀行債等品種為主,如果所投債券的發行人的償債能力或債務投資工具所投資產品的相應底層資產出現問題,齊魯銀行的投資可能會面臨無法正常收回本金和利息的情形,從而對該行的資產質量、財務狀況及經營業績產生不利影響。

    異地貸款質量較弱

    加大貸款減值損失計提力度,使得齊魯銀行不良率穩定在1.6%左右。

    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末,齊魯銀行五級分類不良貸款余額分別為14.55億、15.51億、19.43億、21.49億,不良貸款率分別為1.68%、1.54%、1.64%、1.63%,均低于同期山東省銀行業2.14%、2.56%、3.34%、3.29%的不良率水平。

    截至今年三季度末,齊魯銀行不良貸款率1.59%,較上年末下降0.05個百分點,撥備覆蓋率小幅提升至195.38%。

    不過,從結構上來看,以中小微企業作為主要服務對象的齊魯銀行,公司類不良率攀升較快。截至各報告期末,該行公司貸款不良貸款(含貼現)余額分別為13.41億、14.81億、18.67億、20.21億,公司貸款不良率(含貼現)分別為1.86%、1.86%、2.12%、2.13%。同期,個人貸款不良率則分別為0.79%、0.33%、0.25%、0.34%。

    以規模劃分,截至今年上半年末,齊魯銀行大、中、小、微型企業貸款不良率分別為1.31%、2.41%、2.76%、0.86%,中小企業貸款質量較弱。

    以行業劃分,截至今年上半年末,齊魯銀行不良率最高的公司貸款分別來自于農林牧漁業、制造業、批發和零售業、住宿和餐飲業等,不良率分別為6.79%、6.32%、4.46%、2.89%。

    長江商報記者注意到,雖然將整體不良率壓縮在較為穩定的水平,但齊魯銀行異地分行的風控管理能力仍面臨較大的挑戰。

    招股書顯示,截至今年上半年末,齊魯銀行來自于濟南地區的貸款占比在為54.32%,該地區不良貸款余額占比為42.69%,不良率1.31%,較上年末提升0.02個百分點。

    長江商報記者粗略計算,除濟南地區之外,齊魯銀行異地貸款余額603.16億,占比45.68%;異地分行不良貸款余額12.1億,占該行不良貸款的比例為56.61%,對應不良貸款率為2%左右。

    其中,齊魯銀行來自于天津地區和聊城地區的貸款余額分別為128.77億、117.2億,占比9.75%、8.88%。該行來自于上述兩大地區的貸款余額合計為245.97億,在異地分行貸款余額的三成左右。天津、聊城地區的不良貸款余額則分別為4.58億、6.07億,不良貸款率分別為3.55%、5.18%,較上年末分別增加2.02、0.53個百分點。

    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至2018年末,齊魯銀行天津地區不良率分別為6%、3.58%、1.53%,聊城地區不良率分別為2.88%、3.3%、4.65%,青島地區不良率分別為2.46%、6.49%、5.02%,均處于較高水平。

    此外,得益于近年來多渠道資本補充,截至今年三季度末,齊魯銀行資本充足率、一級資本充足率、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分別為14.55%、11.82%、10.74%,較上年末均有小幅提升。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
兼职写文章赚钱